白隼

Searching:bald female professor, and this pops out. 😂 教授的盛世美颜,不仅让他男女通吃,还迷惑了谷歌

当人在和生活甚至命运抗争的时候,他总是讨嫌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戾气是原罪。

轻盈快乐的人,每天只为first world problem惊扰忧思,反抗的时候也特别可爱——看他们就像看奶猫挑衅哈士奇,观众在一旁惊叫awwwwww it's so cute,它也以为自己赢了,雪白骄傲的喵酱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明天也要更加努力呢。

生活在丛林里被社会达尔文主义逼得走投无路的野猫土狗们已经死在不知道的角落了。苍蝇嗡嗡响,此刻已经连骨头都不剩了。


也难怪现在那么多刚开始步入成人社会的女孩子看起来那么自我矛盾又unlikeable。一边被教育着不要吃相难看要轻盈要肆意要优雅要tom girl,一边又被新媒...

表情包是独立思考的毒瘤。

对当代人的脑力非常失望。

最近的几次社会事件,许多人转发文章,讨论时事,只敢来一句“我就看看不说话”,“脑子是个好东西”,网络论战只敢用千篇一律的表情包来应对。

这不酷,只能说明你脑子里装的是空气,带着轻易被搅动的情绪在进行最低程度的思考,最无力的,放弃自身力量的方式对问题提出质疑。

在某种程度上我要感谢这些人还没有进化成无情的无脑喷,但是也不远了。

值得鼓励,但非常可悲。因为大部分时候许多人这么做,是因为自己一个point都没有,无法独立思考,只能用这种东西来表明你“有态度”。是因为可以借此装出一副非常condenscending的样子,用这种批量产出的语句或者符号来“轻描淡写”的来表明你的态度:我...

看银河X传说, 娜娜莉和鲁鲁修简直就是王妃和弟弟的翻版: 一个为姐姐发誓要创造全新世界然后拼命实现之后立刻嗝屁的弟弟,一个完全不理解对方为什么这么做而且只希望对方幸福的姐姐。

两个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奋起反抗战斗的原因,却也都是到最后都无法理解自己兄弟,前者根本无法理解对方为什么要为自己而创造出一个崭新的世界,后者摸到临死时哥哥手的悲伤也不过是一瞬间真相大白感到好感动好遗憾好绝望,事后一样不会赞同对方的做法。

安妮罗杰和娜娜莉,一个是希望弟弟幸福,以穷酸贵族家温柔少女的人设,期望对方出人头地加官晋爵已经是她理解的幸福的极限了。另一个局限于她本人的身体状况和经历,只希望哥哥(和自己一起)幸福的生活下...

纳尔齐斯与歌尓德蒙

邻居送了一本《纳尔齐斯与歌尓德蒙》,看得我好几次想起朱修 —— 

一个是才华过人的禁欲讲师,高傲而寂寞,只有崇拜者,没有朋友。一个是被父亲认为身负罪孽而丢弃的美少年,离开父亲后独身一人进入修道院,迷恋世俗生活,夜夜笙歌。

在修道院邂逅的两人,一个代表理性,一个代表浪漫。展开了一段奇妙的情谊,“两个人的个性就如同他们的情谊一般充满了对立与冲突,却又在发展中获得了和谐的统一。”


不过如果有人当成爱情同人看, 大概会觉得画风不对难以下咽,大概就像穿高腰热裤的少女套进一身修道院院长的庄严修女服一样。


© 白隼 | Powered by LOFTER